在一家名为多维亮点的文化发展公司网站主页中
栏目:路牌广告 发布时间:2019-02-20 16:42

  “××七星公馆”、“××广场”、“××典当行”……白底红字、蓝底白字的指路牌,或挂在路上,或立在路边。地铁双桥站外,七块指路牌被固定在两根铁杆上,立在京通快速路辅路旁。类似的指路牌在朝阳路、京通快速主路中不断出现。

  这些指路牌与标识着街道、桥梁的指路牌外观上并无太多异样,基本蓝底白字,规格有大有小,内容则完全不同。指路牌上出现指向明确的商场、公司、医院、培训机构等信息,一个箭头指明其所在方向并留有联系方式。

  交通主管部门与市政主管部门均表示,此类指路牌已多年未再进行受理审批。然而,无受理审批下的山寨指路牌却公然疯狂地生长。

  那么,山寨指路牌由谁制作并安装?为何设在道路两侧长时间没被摘牌?记者调查,揭开山寨指路牌疯狂生长背后的利益链条。

  八通线双桥地铁站南侧,七块蓝色的指路牌固定在辅路旁。长约两米的指路牌蓝底白字,指示的场所多是会馆、专家门诊、幼儿园等。继续向南,六块交通指路牌出现在一条靠近河边的小路旁,其中快捷宾馆、医院等信息出现在指路牌上。

  蓝色的指路牌在朝阳路定福庄东街路口同样出现,八块蓝底白字的指路牌高度超过三米。“这些地方都在东街里,有的对地方不熟悉的人不太容易找到。”一名住在附近的居民说,这些指路牌立在那里已经有两三年,其中的指路内容并不固定,隔一段时间就会更换一些。

  指路牌被固定在两块水泥台上,黑色铁栅栏将指路牌围住。“这些东西有时候挺碍事的,开车路过的时候总惦记着看一眼,混淆视线,弄不好就出事儿。”一名司机认为,这些密密麻麻的指路牌很容易干扰司机的注意力,是极大的行车安全隐患。

  朝阳路定福庄附近,主路与辅路之间的隔离带上,一块写着“定福庄医院”的指路牌被固定在路灯杆上。民航医院附近的路灯上,一家典当公司将指路牌固定在路灯杆上。“你说这些是路牌,但是更像是广告牌。指路牌都是告诉你这条路之后会是哪条路,哪有既写电话又有名称的?”一名有近20年驾龄的老司机说,这些指路牌“挂羊头卖狗肉”。

  京通快速路主路上、杨闸环岛附近、朝阳路与管庄路路口,多块长约两米宽约半米的指路牌立在路边,标识内容同样为建材市场、游泳中心这样的商业信息。有的指路牌固定在主路旁安置摄像头的横杆上。

  双桥地铁外的指路牌上,留下了一个报装电话。一名自称广告公司工作人员的男子表示,一年收取广告费用为1万元。偏下的位置指路牌价格会稍微便宜一点。交钱后一个星期就可以挂上。安装制作和后期的维护,每两个月就会有专人去清理贴在指路牌上的小广告。“交钱之后可以签合同并开具发票,这个咱都可以。”

  北京倾臣安通交通设施有限公司自称是一家专业从事各类路标广告牌;指路牌、交通设施、灯杆旗、户外广告代理发布、审批制作安装后期维护服务的专业性的企业。称制作安装的指路牌价格在一万五千元左右,根据不同大小价位则有不同。

  在北京市工商局企业信息信用网中查询,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销售金属材料、机械设备等,兼有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等。倾臣公司网站中地址位于海淀区知春路某写字楼,记者称想要去公司进行详谈时,被工作人员拒绝。

  在管庄路附近的指路牌上,同样留下了报装电话,其报装电话与双桥附近的指路牌报装电话不同。制作安装者同样声称为一家广告公司,报价为每条指路牌安装管理收费1.5万元。交完钱后,4至5天可以把指路牌设立好。如果多设置几块,可以优惠一些。“现在有几块都空着呢,你要是能多安几块,就给你便宜一点。”

  在一家名为多维亮点的文化发展公司网站主页中,交通指路牌同样是公司业务的一部分。在其列出的近80家合作伙伴中,多为大型商超、快捷酒店、整形医院、证券投资等行业。其公司指路牌报价也多在每年一万多元至两万元。

  记者初步统计,在双桥附近的山寨指路牌不少于40块。记者质疑这些指路牌是否违规、担心会不会被拆除时,这家广告公司的工作人员提高了音量,“你看我安那么多牌子,哪个也没拆。核算下来,一天也就只有几十块钱,不贵。”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交齐每年一万元的费用后便无其他费用,不被拆除的保证在他的口中不断出现。“其他的乱七八糟的问题,都由我来解决,你放心。”

  至于指路牌设立的位置,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只可以在三间房乡周围,不能去别的地方,“别的地方由其他的公司来弄,就不归我们了。”

  一家交通设施公司工作人员说,一万多元的指路牌并不能保证不被拆除,如果想让指路牌一年之内不被拆除,则需要多交一些费用用于疏通关系,总共费用在每年4万元左右。

  在崔各庄乡,同样出现了长约两米宽约半米的指路牌,其所留下的报装电话与在管庄路附近的指路牌报装电话一致。对于是否会被城管清理走的问题,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是其公司立起的指路牌,可以向客户保证不会被清除。

  “这些牌子可以被视为标识牌,主路与辅路之间,主路上空上悬挂的,是不允许设置的。设在步道上的,需要看规划位置,但是一般来说,设置在步道上空的标识系统,一般不会出现商家的电话等信息。” 北京市市政市容委户外广告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从广告的角度讲,道路上空放置标识牌的只能是交通设施。立在路边的,如果有规划位置的是允许的。如果不具有规划设置位置,是不被允许的。如果发现为违规设置,会将标识牌进行清除。

  双桥附近指路牌安装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在合同中可以约定如果指路牌被拆,公司可以赔偿客户的损失,但是这种情况从未发生。

  “我们乡里自己有一家广告公司,这家公司可以设立指路牌,但是这些路牌都是经过相关部门进行审批通过的。”三间房乡规划建设科工作人员说,如果个人单独想立一块路牌,则需要交管部门进行审批。“现在查得这么严,既然立上了,那就说明它是正规的,不会被拆掉的。”

  调查发现,工作人员口中的广告公司是所属三间房乡政府的创意三间房广告公司。

  管庄地区办事处控制违法建设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一年的费用一万多元,他可以帮忙联系指路牌的生产安装者,并可以帮助记者砍价。

  北京市市政市容委景观处工作人员介绍,本市曾由规委统一规划,交管局设立了一批主要交通道路指路牌。但因仿冒指路牌不断出现,交管局则叫停了此类指路牌的设立。立在路边写着公司信息的指路牌,不允许被设立。

  “这种导识牌是由交通部门监制的,因没有相关规定,市政管委很早以前就已不再受理与审批此类路牌。”朝阳区市政市容委景观管理科工作人员说,他们只受理门头牌匾这样的招牌。

  对于如何设立指路牌的问题,北京市交管局工作人员表示,这项业务从2006年开始就不再受理了。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2011年8月,西城区曾拆除“山寨指路牌”945块涉及900余家企业。拆除行为由交管、市政市容委、城管等部门共同执行。

  一名居民表示,在一些地区可以设立一些比如学校、医院等便民指路牌,而由政府部门统一规划设置的指路牌也可以堵住山寨指路牌泛滥的情况,同时也可以切断这样一条隐藏的利益链。

  朝阳路主路与辅路间,几块新制作的指路牌立在隔离带中,蓝底的指路牌上没有填写商家信息,只留有一个报装电话,正坐等商家上门。

服务热线
400-337-6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