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条列举了废气、废水等众多的环境污染类型
栏目:霓虹灯广告 发布时间:2019-08-30 22:28

  请教一下,窗户下被楼下咖啡厅安装了大型霓虹灯广告牌,晚上严重影响睡觉,可找哪里投诉(千万不要说是城管,已经问了城管,城管大爷说不归他们管)?另外,霓虹灯广告牌是否有光辐射...

  请教一下,窗户下被楼下咖啡厅安装了大型霓虹灯广告牌,晚上严重影响睡觉,可找哪里投诉(千万不要说是城管,已经问了城管,城管大爷说不归他们管)?另外,霓虹灯广告牌是否有光辐射?对人的影响有多大?

  感谢前面几位的回答,但我希望能得到比较专业的回答,以便向法院起诉索赔。谢谢!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人类离不开光,却适应昼夜交替、有明有暗的生活,休息需要暗一点的环境,工作需要足够的亮度,这才是遵从自然规律的生活。面对炫目的阳光反射、光怪陆离的灯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耐受程度,时间长了肯定不舒服,身体也会出毛病。现在人们意识到光污染,说明生活中让人不舒服的光太多太强太乱了,光污染成为一个需要正视的环境问题。

  据报道,广州最近开始酝酿征收光污染排污费。征收对象是光污染严重的区域,比如商业区、道路以及酒吧等公共娱乐场所。虽然很少有人质疑光污染的存在,但是许多人围绕该不该征,怎么征,征来的钱怎么用等话题,争得不可开交。

  打算开征光污染排污费,表明城市的管理者把光污染纳入环境治理范围,开始想对策,这在全国并不多见。谁造成污染,谁交排污费,表面看完全符合逻辑。只是这些年交了排污费仍然治不住污染的例子太多了,让人心里不踏实。况且,针对光污染征收排污费,是典型的“末端治理”,还没有跳出就环保抓环保的圈子。

  不妨换个思路。光污染的来源包括霓虹灯、广告牌、玻璃幕墙、夜间路灯等诸多光源。治理已经形成的光污染,简单地禁止光源发光行不通,必须深入调查研究,科学论证,确定污染的标准,取消不合标准的光源。防止新的光污染,同样要用标准卡住可能造成污染的光源。在这些方面,城管、电力、环保等部门应该形成合力,有所作为。

  如果进一步抓源头,就要从国家节能减排的大局出发,认真评估光污染的危害,进而从政策层面采取有效措施。目前,造成光污染的光源虽然不是直接的节能对象,但与工业、交通、建筑三大重点节能领域紧密相关;光污染虽然不是环境整治的重点,但在一些地方已经影响到公众的正常生活。造成污染的光源,往往是长明灯、高亮灯,无形之中耗掉大量电能。在强调节能、倡导低碳、崇尚高质量环境的今天,这样的光源应该限制。

  当然,从全国来看,光污染还不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环境问题,但在广州、深圳、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在经济发达的地区,随着人们对亮化、美化和“不夜城”的追求,光污染的危害已经显现出来,不可掉以轻心。广州率先尝试治理光污染,如能摸索出一套有效办法,无疑具有标本意义,值得人们期待。

  宪法第26条规定:国家保护和改善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 宪法的这条规定实际上是赋予了公民享有舒适环境的环境权,任何影响他人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的行为都构成侵权,都应当被禁止。但宪法对哪些行为、现象属于侵权并未作出规定,这就需要其他法律法规予以确认。

  民法通则第83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防碍,赔偿损失。 民法通则的这条规定是规范相邻关系的。依现今通行的说法,该条规定并不适用于“光的侵入”这种侵权形式,因为防碍“采光”都被解释为影响(一般是阻止)他方正常采光(一般指自然阳光),对于这种“光的侵入”情形,如本文开头案例中所指的情形及其他灯光的人为侵入等,似乎不是本条立法的规范范围。但是作为处理相邻关系的基本条款,仅仅作这种字面的狭义解释,也未免不符和社会发展的实际。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相邻关系的侵权类型也在日渐增多,而且该条文在列举了截水、排水、通风、采光之后又加上“等方面”的相邻关系。至于“等方面”具体应包括哪些方面,应当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思想观念认识的不断变化,在司法实践中作出具体的判断,也就是应当赋予法官以自由裁量权来判断哪些情况还会构成侵害相邻关系的侵权类型,这样的话,本文开头所举的案例似乎也有适用该条文的余地。

  环境保护法第24条规定:产生环境污染和其他公害的单位,必须把环境保护工作纳入计划,建立环境保护责任制度,采取有效措施,防治在生产或者其他活动中产生的废气、废水、废渣、粉尘、恶臭气体、放射性物质以及噪声、振动、电磁波辐射等对环境的污染和危害。 这条规定是我国进行环境污染侵权认定的最基本的条款。本条列举了废气、废水等众多的环境污染类型,但是对“光的有意图的侵入”是否是一种环境污染也未作出明文规定。但是根据环境保护法的立法精神,“光的有意图侵入”应该构成环境污染,因为光的有意图的侵入是因为人的活动而引起的,它能引起环境质量的下降,如温度的升高,光线过于强烈而影响视觉等,这些都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所以“光的有意图的侵入”与其他污染形式一样是一种环境污染,构成侵权,当然轻微的情况下可不认为构成侵权。

  物权法第134条规定:不可称量物侵入的禁止:土地所有人或使用人,于他人的土地、建筑物或其他工作物有煤气、蒸汽、热气、臭气、烟气、灰屑、喧嚣、无线电波、光、振动及其他相类者侵入时,有权予以禁止。但其侵入轻微,或按土地、建筑物或其他工作物形状、地方习惯认为相当的除外。 不可量物侵入的禁止实质上是保护居家安宁和生活环境,其立法目的是保护环境,所以说不可称量物侵入这种侵权类型实际上侵害的是环境权,这些侵权类型实质上是基于物权(所有权)的环境侵权。如果是仅仅是禁止不可称量物的侵入,则可依据该条文予以请求禁止。但如果这种侵入给他人造成财产、甚至是人身损害,仅仅依据该条文予以禁止似乎还不够,除禁止外,还应当请求损害赔偿,这时的侵权损害就应当归于环境侵权。将不可量物侵入侵权类型归为环境污染侵权,更有利于维护受害方的合法权益。 关于我国光污染立法现状 到现今为之,虽然目前我国有综合性的环保基本法《环境保护法》,也有专门环境立法,如《水法》、《森林法》等,但都没有涉及光污染的规定。在此背景下,《行政诉讼法》、《民事诉讼法》等用以解决纠纷的法律法规也未涉及追究造成光污染者行政、民事等责任的规定。 某些省市的条例、规定中虽然明文规定了光污染,但都只是简单的原则性规定,只强调应当防治,至于具体如何防治及光污染侵害发生后如何处理则并未提及,也无相应的罚则,不成体系,根本谈不上可操作性。且这些地方性法规只能作为法律的补充,在其辖区范围内有效,即其适用范围及效力极为有限。 环境保护法律、法规中有关光污染防治的规定不仅在实体内容上缺乏,其程序上更是一片空白,这源于我国环境法体系不完善的现状。现行环境法以实体法为主,程序性法律规范很少且多分散于各实体法中,而有关光污染防治的实体法规定极不健全,更不必说相关的程序法内容了。这必将使实体权利失去制度的保障,从而使光污染侵害的充分救济难以实现。 但是,对于光污染这样一个可测量的东西,由于没有法律出台,而地方政策又有很多不够详细的地方,致使其在被引用的时候又会出现很多新的问题。并且会使很多深受光污染危害的人在向有关部门投诉的时候会觉得模棱两可,不知道自己这种情况算不算光污染,投诉后光污染问题可不可以得到有效解决等等。而这个问题正是给一部新出台的适用于光污染的法律——《物权法》带来了困扰。 在这种法律并不完善的情况下,对于解决光污染问题有衍生出了很多新的问题。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于相关的事件,及时向有关部门投诉了,也难以进行“执法”。因为相关环保法规没有明确规定有关光污染投诉的处理办法,所以执法无据,如果确实给生活带来实质性的危害,一般只能建议投诉人通过民事法律诉讼,维护自己的“相邻权”。 同时还有一样和立法同样重要的东西,直到现在也没有出台,那就是光污染的“环境影响评测”。 据了解,目前在国家环境影响评价的有关法规里,对于建设项目可能会对周围环境带来影响的各项指标中,并没有对光污染的明确规定。正如前面提到的,光污染是一个可以测量的东西,同时作为一种新生的污染源,光线到底会产生多严重的危害性,应该有具体的数字指标。然而这些东西在环评中都是空白的。所以,如果将光污染加到对建设项目的实际环评中,由于缺乏标准和技术支持,环保部门现在还无法操作,因此,可以说,光污染目前在环评中是个空缺点。

  那是肯定的`多少会对身体有点影响`长期的话`不过后果不会很严重`一般只会皮肤干燥`等等`

服务热线
400-337-6985